首页 旅游 娱乐 综合 军事 国际 文化 科技 体育 时事 汽车 社会 健康养生 财经 教育
当前位置: 野寨资讯 > 旅游 > 印尼巴厘岛赌场,金科文化疑云:失踪的21亿贷款与空降的21亿经营收入

印尼巴厘岛赌场,金科文化疑云:失踪的21亿贷款与空降的21亿经营收入

发布时间: 2020-01-11 14:33:19   |  人气: 764

印尼巴厘岛赌场,金科文化疑云:失踪的21亿贷款与空降的21亿经营收入

印尼巴厘岛赌场,(透镜公司研究制图/小伶)

前三季营收超20亿元,归属股东的净利润接近8个亿,综合毛利润率高达72%——这是互联网文化产业“希望之星”金科文化不久前发布的三季报数据,怎么样,这样的财务数据是不是感觉好得有些不大真实?

那他到底“不真实”在哪呢?

透镜公司研究发现,金科文化前三季度营收只有20亿元,但其“销售商品和提供劳务取得的现金”却高达39亿元之巨,如果再把应收款和预收款余额变化的因素考虑进去,金科文化的现金流量表上存在高达21亿元的经营性现金进账收入难以合理追溯来源;

与此同时,透镜公司研究还注意到,报告期内,金科文化资产负债上多出了大约34亿元的长期及短期借款,这主要是其香港子公司新增4亿多美元境外贷款所致——然而,金科文化的筹资活动现金流却显示,其报告期内筹资活动现金流入总额只有12亿元,中间存在超过21亿元的银行借款在其筹资现金流中不知所踪;

也就是说,超过21亿元境外贷款在筹资现金流中“失踪”的同时,金科文化现金流量表另一端的经营现金流中,却意外地出现了一笔“空降”过来的21亿元不明收入——此“失踪”的21亿,跟彼“空降”的21亿之间,到底有何联系?金科文化是否将境外借款取得的现金,直接在其现金流量表中“伪装”成其经营收入,并借此粉饰财务报表?

由于公开资料有限,透镜公司研究无法确认金科文化是否存在上述行为,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一21亿元“神来之笔”的“助攻”下,金科文化非常完美地实现了利润表中的净利润与现金流量表中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之间的平衡——其前三季度净利润大约8亿元,其同期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6.4亿元——如果把上述“神来之笔”排除在外,金科文化现金流量表中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将呈现出15亿元左右的巨额“亏损”,这将与其利润表将形成严重倒挂,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金科文化三季报财务数据的真实性和含金量……

好看得令人起疑的强悍盈利数字

金科文化的三季报显示,该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0.07亿元,同比大幅增长69.22%;实现净利润8.21亿元,其中,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56亿元,同比更是大幅增长157%。

金科文化的主营业务范围包括大数据广告、移动互联网文娱及精细化工等,透镜公司研究根据金科文化的收入成本测算,其前三季度主营业务综合毛利润率高达72%,而该公司中报披露的收入成分显示:其广告收入占公司营收40.39%,毛利润率高达94.78%;其移动应用发行收入占公司营收29.80%,毛利润率也达到了68.88%;其SPC业务收入占公司营收15.26%,毛利润率为19.97%;其IP版权收入占公司营收14.55%,毛利润率更是高达95.07%。

从以上数据来看,无论是其各项分部业务还是综合业务,金科文化的盈利能力无疑令绝大部分垄断型知名互联网巨头都为之汗颜——要知道,BAT三家的综合毛利润率,也不过在50%左右——金科文化却能达到惊人的72%,如此强悍的账面盈利能力,似乎完全盖过了投资者此前关于该公司借壳重组过程中留下的超60亿元的巨额商誉等一切质疑。

不过,好看归好看,有时候数字太好看过了头,也容易让人怀疑数据的真实性和含金量。

“空降”的21亿经营现金收入哪来的?

那么金科文化靓丽的财务数字让人怀疑的地方到底在哪里呢?

数据显示,金科文化前三季度营收只有20.07亿元,但其现金流量表中“销售商品及提供劳务取得的现金”却高达38.80亿元——也就是说,金科文化报告期内的主营业务收入只有20.07亿元,但其报告期内却通过主营业务收回了38.80亿元的现金,如果按6%的增值税率计算(金科文化多数业务属于互联网文化行业,假设其综合增值税率为6%),那么其“销售商品及提供劳务取得的现金”与其营业收入之间存在高达17.53亿元的“顺差”。

这是怎么回事呢?

透镜公司研究认为,出现类似这种巨额“顺差”的原因可能主要有以下几个:

第一种可能是:金科文化报告期内应收款(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余额大幅减少,公司于报告期内收回的往期应收款,远高于其报告期内新增的应收款:比如该公司报告期内收回了20亿元的应收款陈账,同时又新增了5亿元的应收款新账,那么在不考虑其它变化的情况下,其“销售商品及提供劳务取得的现金流”会高于营收及增值税之和15亿元——但实际上,透镜公司研究注意到,金科文化今年前三季度的应收款余额(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之和)不仅没有减少,而且还增加了3.13亿元(期初应收款余额6.15亿元,期末应收款余额为9.28亿元),这相当于又将上述“顺差”进一步扩大到了20.66亿元;

第二种可能是:金科文化报告期内的预收账款(何为预收账款?即公司在符合营收确认会计政策条件之前,就已经实际收到的货款)余额大幅增加——但实际上,报告期内金科文化的预收款余额同样不仅没有增加,反而还减少了(期初值为1226万元,期末值为1168万元)58万元——由于减少幅度有限,此处忽略不计,维持上述20.66亿元的“顺差”不变;

第三种可能是:金科文化报告期内突然收回此前已经核销掉的大额坏账;或者,金科文化报告期内存在大额需要退还给客户的销售款——透镜公司研究认为,以上两项,一旦涉及金额巨大,都会构成重大事项,上市公司必须公开披露,但实际上金科文化报告期内并无披露类似的信息。

从上述数据分析不难看出,金科文化今年前三季度的现金流量表上,存在大约21亿元的巨额经营性现金收入难以合理追溯来源,这一数字较其报告期内的营收总规模还要高,金科文化也并未对此在公开资料中作出令人信服的合理解释。

“失踪”的21亿境外贷款去哪了?

现金流量表的经营端出现21亿元巨额难以溯源的“空降”现金同时,金科文化现金流量表的筹资端却离奇地出现了巨额的现金“失踪”现象,而且“失踪”的现金数额,与上述“空降”的数额存在惊人的一致。

资产负债表显示,金科文化报告期内存在巨额的长期借款行为,其长期借款余额从期初的1.77亿元,暴增至期末的32.03亿元,净增额高达近30亿元——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透镜公司研究查阅了金科文化4月24日的公告后发现,金科文化为其在香港的全资子公司联合好运提供了不超过4.5亿美元的融资担保,当时的联合好运已与银行签下了4.1亿美元的境外借款协议——这一数额与金科文化合并报表中新增的约30亿元人民币的长期借款高度吻合。

也就是说,报告期内金科文化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确实发生了大约30亿元的新增长期借款,而且这些借款实际上是境外美元贷款,但问题是:透镜公司研究却始终无法从金科文化的现金流量表的相关筹资项下找到这笔30亿元巨额境外贷款实际进账的痕迹。

金科文化的现金流量表显示,其报告期内筹资活动现金流项下“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只有11.78亿元,且其筹资活动的总现金流入也只有11.82亿元,这与其资产负债表中30亿元的新增长期借款存在严重出入。

实际上,透镜公司研究注意到,除了新增的30亿元长期借款之外,报告期内金科文化的短期借款余额也新增了大约4亿元(期初为4.37亿元,期末为8.57亿元)——即资产负债表上显示金科文化报告期内新增了大约34亿元的长短期借款,但其筹资现金流项下“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却只有11.78亿元,且其筹资活动全部的现金流入总额也只有12亿元左右,中间有超过21亿元的银行贷款现金不翼而飞。

到底是大额盈利,还是巨额亏损?

金科文化筹资端超过21亿元的“失踪”现金到底去哪了?其经营端21亿元的不明“空降”现金收入又到底从何而来?

鉴于公开的资料有限,透镜公司研究无从准确判断此“失踪”的21亿元与彼“空降”21亿元之间到底有何关系,也无从判断金科文化是否存在拿银行贷款收到的现金去粉刷其经营活动现金流的行为,但“失踪”与“空降”数据之间如此惊人的一致,也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至少,从理论上来讲,如果金科文化的财务总监秦海娟真这么做,她仍然能够保持现金流量表的整体平衡。

由此引发一个新问题:如果把这21亿元“空降”的不明经营现金进账因素剔除在外,金科文化的现金流量表上的经营现金流会呈现出何种景象呢?

数据显示,金科文化报告期内包括“销售商品及提供劳务取得的现金”在内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入总额为41.99亿元,而其包括“购买商品及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在内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出总额为35.64亿元,因此金科文化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6.35亿元——这一数字与金科文化利润表上8.21亿元的净利润基本保持一致和同步。

从上述数据不难看出,如果剔除21亿元的“UFO”式经营现金收入进账,金科文化经营活动的现金流净额就会出现高达15亿元左右的巨额现金净流出,这将与其利润表上8.21亿元的盈利形成巨大反差——如此一来,上述两个数字到底谁更能反映金科文化的实际经营状况,恐怕还很难说。因此,金科文化极其靓丽的表面财务数据的成色到底如何,甚至是真实性几何,恐怕存在着不小的疑问。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上一篇:新街乡抓实安全生产工作
下一篇:“和她合作完全不会腻”,张彬彬来汉畅谈杨幂

热门资讯

© Copyright 2018-2019 0109buy.com 野寨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